八大山人朱耷五十三岁时,鹿 八大山人 清

仿倪山水 八大山人 清

上一页 12 下一页

没有了世俗的纷扰,八大山人潜心的书法大多是近似于孩子气的简单,可他的诗却异常深奥难懂。至今我们企图一再辨析他诗画中承载的用意与神韵——也仅仅只是停留在理性角度浅显地理解他的部分隐喻与象征,对于有着如此超常经历的大师之作——哪怕他的寥寥数笔,也有可能藏着一个完整的精神空间,抑或是一个世界破亡的碎片。试问,有谁能体验八大山人的心灵破碎?又有谁能感受他的寂寞苦痛?

  八大山人是一支笔。这支笔下的鹰,白眼朝天,桀骜不驯;这支笔下的鸟,单足独立,势不两立;这支笔下的荷,离根飘零,身世孤凄。最美丽的孔雀在这支笔下,也变得皮塌毛落,丑陋不堪,只剩下三根花翎,暗讥三眼花翎的清朝权贵。世界在他的笔下,只是枯枝、残叶、衰草、怪石、寒江拼凑而成的残山剩水,万物在他的笔下都有了人性,都有着生命的痛感、傲气和怜悯,这其中寄托着一个明代没落王孙丧国之痛的巨大悲哀。

当年八大山人那袭厚重僧袍,裹藏着的是一颗大孤独的心,一张苦瓜似的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泪,分不清是墨点,雨点,或是泪点。水墨交融,使这张脸阴愁惨淡、面目模糊。

  康熙十七年(1678),八大山人朱耷五十三岁时,临川县令胡亦堂闻朱耷大名,便以修《临川县志》之名将其召入府中,意图诱使他为清王朝效力,但他仍一心忠心于明室,于是整日佯装疯癫,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又大哭。一天傍晚,他突然撕裂自己的僧袍,投入火中烧毁,独自走回南昌。六十二岁那年,他把青云谱道院交由他的道徒涂若愚主持,独自居住在章江门外一座陋室里,靠卖画为生,孤寂贫寒地度过了他的晚年。公元1705年,这位艺术大师溘然长逝,享年八十岁。

八大山人朱耷五十三岁时,鹿 八大山人 清。野塘双雁图 八大山人 清

荷石栖禽

每一只出现在八大山人笔下的小动物,都仿佛在命运的安排下,交了一个不会拍照的男朋友——你自然一点啊,对对对,眼睛往上看一点,美极了。三,二,一咔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朱耷,号八大山人,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宁王朱权的第九世孙,他少年时就聪慧过人。在家庭的影响下,受过良好的文学、艺术的熏陶,八岁能作诗,十一岁能画青绿山水,还能悬腕行书。朱耷从小接受的是传统的儒家教育,读的是四书五经。少时的朱耷满腔热血,一心想通过科举考试,用自己的真才实学报效国家,但明朝的《国典》规定,明宗室子孙不得参加科举考试。为了参加科举考试,朱耷放弃了爵位,以布衣身份应试,在大约十五岁那年便考取了秀才,这在众多宗室王孙中无疑是一个创举,赢得了族人和师长的称赞。然而,正当他满怀信心参加下一轮考试时,他矢志效力的明王朝迎来了灭顶之灾。也正是这一年,朱耷的父亲病逝,随后他的妻儿也跟着相继离世,国破家亡的残酷事实,沉重地打击了八大山人,更为严重的是,他这个末路王朝的子孙随时都有着被杀头的危险。为了躲避灭顶之灾,朱耷隐姓埋名,远逃江西奉新县山中藏身。就这样躲了三年,朱耷看明王朝大势已去,复国无望,于清顺治五年,在奉新县耕香庵落发为僧。到了三十六岁那年,朱耷弃僧入道,在南昌创建了青云谱道院,并在此隐居,过着一衲无余与吾侣徙耕田凿井的劳动生活,从而得以专心从事书画创作,这段时期也正是八大山人朱耷后来取得非凡书画造诣的一个关键时期。

一阵阵短暂观赏者来去的热闹过后,山人画里那些老枝如虬的古树守护的,仍是八大山人永远的孤独。我们走进八大山人,就是走近一种大灵魂和大孤独。西班牙诗人阿莱桑德雷在一首题为《火》的诗篇中写道:所有的火都带有激情,光芒却是孤独的。

  八大山人朱耷的一生是悲愤的一生,也是孤凄的一生,更是创造的一生。他以大写意的笔墨,将自己的满腔悲愤发泄于书画之中。他笔下的一枝一叶,是自己生命的骨血;他画出的鸟啼涧鸣,是他内心无声的歌哭;他画出的丑石怪禽,是生命的倔强与傲岸的写真。他的字号别具匠心,八大山人四字连写起来像哭之又像笑之,包含了他极其复杂的情感,他胸中有郁结,不能自解,就像一块巨石堵住了一口泉水。

八大的画非常简单,常常是一张白纸,两三笔,甚至两三个墨点就完成了。这其中透露出一种古怪、荒诞的感觉,八大很多画中鱼鸟眼睛的表现方式只是圆形中一点,但表达出的似睡非睡、漠然、冷眼看人间的眼神使人一见难忘,那是八大最显著的标志。

  这里我们看到他的一幅塑像,不过是个干瘦的老人,一件僧袍穿在身上也如同灌满了秋风一样空空荡荡,正是这个其貌不扬的老人,用他瘦如笔杆似的身子作画笔,给我们展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充满着强烈生命意识的艺术世界。

这些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小白眼背后,藏着一个前朝皇室后裔对命运大写的嘲讽。

鹅 八大山人 清

2018年11月20日晚,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现场,八大山人《墨鸭图》以1564万元成交,被网友戏称为史上最贵的鸭子。当然,大众更为熟悉的应该是八大山人翻白眼表情包的动物们。假如生活虐待了你,怎么办
?翻它一个白眼。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白眼不能解决的事情。如果有,那就翻两个。

300年前他正是将一腔孤愤愁苦与寂寞寄托于狂野不羁的笔墨,以此静寂地安慰自身承袭的不详与躁动。作为末路王孙,走投无路,只有以时而道士时而僧人的身份隐藏自己的真相。这还不够,他不可能享有正常人的那种正常,他只有选择疯癫——这就是一个大师存在于他的时代的残酷,疯癫也是他隐藏自己的另一种方式,也是他人生的另一个符码。

他的艺术造诣也启迪着后人。八大山人为后人设下了一重暗示:山人不是隐居在山上,山人是隐居在自己的画里。

八大山人,书画一生,歌哭一生,潦倒一生,悲愁一生。他笔下的鹰,白眼朝天,桀骜不驯;他笔下的鸟,单足独立,势不两立;他笔下的荷,离根飘零,身世孤凄。最美丽的孔雀在这支笔下,也变得皮塌毛落,丑陋不堪,只剩下三根花翎,暗讥三眼花翎的清朝权贵。世界在他的笔下,只是枯枝、残叶、衰草、怪石、寒江拼凑而成的残山剩水。这其中寄托着一个明代没落王孙的巨大悲哀。

原标题:生活与我,我这一生的绝望表情包 | 八大山人作品赏

八大山人抑或隐姓更名在寺庙道院里藏身,将心境完全寄寓手里一支画笔上,与远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诸多艺术大师一起进行着遥相呼应的伟大创造。横涂竖抹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以大写意手法开一代画风,成为独步古今的艺术大师。

少年时的朱耷,那个时候还不叫八大山人,满腔热血,一心想通过科举考试,用真才实学报效国家。然而明朝宗室子孙不得参加科举考试,朱耷放弃了爵位,以布衣身份应试,在大约十五岁那年便考取了秀才,这在众多宗室王孙中无疑是个创举,赢得了族人和师长的称赞。

横流乱世杈椰树

正当朱耷满怀信心参加下一轮考试时,他矢志效力的明王朝迎来了灭顶之灾。崇祯十七年(1644年),明亡,不久父亲去世,贵族生活在他19岁这一年戛然而止。明朝灭亡那一年,不幸接二连三地朝着这位年轻的艺术家袭来。这一年,朱耷的父亲病逝,随后他的妻儿也相继离世。

芭蕉竹石图 八大山人 清

鹿 八大山人 清

摘要:假如生活虐待了你,怎么办
?翻它一个白眼。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白眼不能解决的事情。如果有,那就翻两个。

群鹿图 八大山人 清

八大山人,是以自己的人生遭际感受而苍凉入画,他用大写意的手法画出的一枝一叶,都是自己生命的骨血;他画出的鸟啼涧鸣,都是自己内心无声的歌哭;他画出的丑石怪禽,都是自己生命的倔强与傲岸的写真。因此,他才会在这些画幅上将落款的八大山人变形地写成哭之笑之,一吐他内心的积郁。

wwwjs55com金沙js55官网,在八大山人身上,我们看到了孤独者的光芒,哭之笑之称八大,白眼朝天叹故国。

墨点无多泪点多

猫石图卷 八大山人 清

鱼 八大山人 清

遗世逃名老,残山剩水身,曾有人用这一联十字概括八大山人的传奇一生:生于帝王宗室之家,长在皇朝陷落之后;曾是天皇贵胄之子,变为残山剩水之身;为求生存,装聋作哑,隐姓埋名,出入佛老,结果却非僧非道;中过秀才、做过和尚、或称狂士,或曰高人,忽隐世,忽玩世,时而清醒时而迷狂,最后索性不名不氏,惟曰八大,溷迹尘埃中,人莫识也,成为以卖画为生的画家。

芦雁图轴 八大山人 清

看八大山人的作品,是在阅读一颗大孤独、大悲寂的灵魂,如同站立在深秋或初冬的寒风中,枯叶从身边扫过,我们会打一个寒噤。然而正是这一个寒噤,使我们触摸到了八大山人在300多年前的巨大孤独与同等巨大的傲岸,感受到了八大山人在300多年以后仍然散发出来的强烈生命气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