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js55官网】但愿每一篇文字,在认识上仍然认为定州开元寺塔是第一古塔

夕照前林见秋涛隔岸闻和静的心灵住着春色从吴越的爱恋到白蛇的传说每一步都迈向自己的心房我记得那年春夏与爱人在西湖边流连想努力地寻找千年前或更久远的痕迹越过湖面眺望是风景是残照是尘埃霞光斜洒在我的眼前角落边一垂柳叶我记得我的向往一条画舫停驻在水的中央古调的琴声悠悠那年我在雷锋塔下仰望那些流泪的故事曾经湿润了一代又一代人们的眼睛我记得与白娘子的一问问古塔的古貌是幽怨是相思是千年的恨事仿佛一声叹息我但愿这不是美景但愿这古塔的辉煌风化但愿这历史封存

一千二百年前的一个秋夜。姑苏城阊门外。停在枫桥边的一叶小舟上,一个叫张继的人此刻辗转难眠。此次赴京赶考,同窗们纷纷高中,惟有自己榜上无名。失意之下,一人漂泊至苏州城,泊舟于城外的枫桥边。正是深秋,夜已残,月已落,漫天月霜,江边的红枫映着明灭的渔火……面对此情此景,想到自己的遭遇,怎一个“愁”字了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失意的张继,写下了一首满是愁绪的诗。
张继大概永远想不到的是,千年以后,人们居然还会记得这首诗,而后来的一代代人,也因此记住了他。虽然,他只是一个落榜者。千年后的人们未必会记得,甚至都不知道那一年其他的赶考者是谁,但他们却因为一首诗而深深景仰一个叫张继的人,并将其写入历史。
因为作品被后人所传诵而记住作者,这种现象并不少见。一句“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人们记住了张若虚,于是有“孤篇盖全唐”之誉;一句“僧敲月下门”,人们记住了贾岛,于是有“推敲”一词的诞生……因为一篇篇名作,历史的长河里闪烁着一个个闪光的名字。
文字的力量,大到足以穿越时间。
还是以诗为例。前些日子,因为策划、编排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专版,便重读了抗战时期的诗歌。读后很是感慨。七十多年过去了,时代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再读那些诞生于战火中的诗句,依然触动心灵。“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贴在上面,寄与爱和一切希望,/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静静的,在那被遗忘的山坡上,/还下着密雨,还吹着细风,/没有人知道历史曾在此走过,/留下了英灵化入树干而滋生。”“我说,这是最后一次的眼泪了,/哭泣是一件很可羞耻的事。”……这样的文字,现在读来,依然充满了力量。
想起梁衡先生不久前刊发在本报“大地”上的一篇短文《命薄原来不如纸》。文章感叹:与宣纸的千年寿命相比,人的生命无疑是短暂的,“看来,人如要寿,只有把生命转换成墨痕,渗到纸纹里去。”是啊,生命终有一天会终止,但文字,可以永远活着。
那么,还是专心于写作吧。但愿每一个写作者,都别辜负了自己的文字;但愿每一篇文字,都别辜负了这个时代。

河北定州开元寺塔

去的时候,赶上了两个香客,好像很多人都是认为到塔前等于入庙中。我看到的那两个中年妇女,显然是有什么麻烦事,一脸愁容。但愿她们祈求灵验,逢凶化吉。

开元寺塔在一个院子里,可能是打算恢复开元寺旧制吧。但现在显然还没有达到。塔的周围已经整修一新,但是风格基本上都是仿古的,而且做得很细致,比较协调。因北宋时定州地处宋辽交界边陲,此塔“扼贼冲,为国门户”,登之可瞭望契丹,以料敌情,亦名“料敌塔”。始建于宋真宗咸平四年,落成于宋仁宗皇佑四年,塔高84.2米,为中国第一高塔(不算经过后来动手术的塔),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开元寺塔历经千年,风雨侵蚀,地震影响,于清光绪十年六月,塔的东北角从上至下全部塌落。1988年全面复原维修,在一侧残缺了一角少了一面墙竟然能挺立一百多年,真是令人惊奇。如今的工程如此运用先进技术,高科技材料却不堪久用。不解。

【金沙js55官网】但愿每一篇文字,在认识上仍然认为定州开元寺塔是第一古塔。在上高中时在一本美术书《文艺鉴赏》上看到过定州开元寺塔,她是中国最高的古塔,后来有两个塔声称超越了此塔,总给人感觉是为了追求第一,在维修时故意加高。改变原来的高度,比例。在认识上仍然认为定州开元寺塔是第一古塔。其他的改变高度的是半新半旧的塔,不算数。正如整容的女子参加选美一样可笑。为此那两个为了争第一而后来加高的塔,都不打算去看了。

金沙js55官网 1

上图共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